海然海贝

就是贴吧的海贝呀

新年快乐,宝贝们都要幸福如意哦!


【顺便有人知道虫族设定吗!】

【不好意思宝贝们私信有点多,回不过来呜呜】

9命!!第四爱好香!

有人想看吗好香好香嘶哈嘶哈!

年轮【意识流】

【练笔,挺喜欢这次写的故事,希望能发出来】


      维斯坐在的士上,看着窗外飞掠而过的风景。

      越往远处越蓝的天空、一片连着一片的白云柔软的快要坠到树顶上。树木苍郁,许多不知名的鸟排列成各种形状立在枝桠上放歌。

      等红灯的间隙,一只小鸟停在旁边的矮矮的柱子上探头探脑。小鸟长得很像维斯以前养过的一只小鸟,那是养父布鲁克送给他的,但当时的他总是爱用暴力来掩饰自己的胆怯和不安,所以压根儿没管那只爱在自己身旁叽叽喳喳的小鸟,甚至在它试图凑过来啄吻自己手指的时候,一巴掌把它挥开了。结果小鸟摔断了翅膀,自己则被黑着脸的布鲁克先生揪到草地上,在光天化日之下受了一顿训诫。那天的皮带可比爱瑞院长的鞭子轻多了,可他还是难过地不停掉眼泪。

     不过还好,布鲁克先生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把他送回去,还要附加一段又长又坏的责骂,好给爱瑞院长一个新的、虐待他的理由。布鲁克先生显然被他的眼泪吓到了,于是把他抱在怀里轻轻安慰,还和他一起养好了小鸟的翅膀。

     车继续往前开,那只小鸟的身影越来越远,维斯闻着车子里淡淡的皮革的味道,手掌摩挲着沙发有些破旧的缺口。他想起布鲁克先生将他从白阿比福利院带回来的那一天,那个高壮、英俊的男人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用挑选货物的眼光看他们,也没有选择那些年龄尚小、“容易养熟”的小孩子,而是大步走向正被院长按在众人面前的、接受着毒打的他。布鲁克先生牵起他小小的手,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他的身上,遮盖掉了那些纵横交错的鞭&痕,并且立刻签订了收养协议。

    带着小小的、满脸暴戾的维斯回到车上,布鲁克先生好心地准备给他上药,却被维斯的一阵拳打脚踢闹翻了。好脾气的布鲁克先生哪怕被踹到了脖子都没有生气,却在维斯摔碎了玻璃药瓶之后黑了脸。他把男孩拉趴在膝盖上,一只强壮有力的胳膊固定住他的背,另一只手扯开了他的背带裤,然后便是铺天盖地的钝痛。维斯紧紧咬着牙,汗液刺痛了他之前的伤口还流进了他的眼睛,他很想哭,最好是大哭一场,可是眼泪好像在十四年里流干了,他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生来就该被遗弃,又要在还那么短暂的人生里遭遇这么多痛苦,之前也曾被茉莉姨妈抚养,可是她却对他表现出了无与伦比的、堪称恶心的热情。维斯出走之后,打过童工也露宿过街头,反正最后总会被警察送回福利院,然后接受爱瑞院长“给不乖孩子的惩罚”。

       身后的痛楚减缓了,维斯乱蓬蓬的头发被那只大手轻轻地拍了拍,然后小小的男孩被抱起来、两腿分开地坐在了男人腿上。维斯尴尬的要命,更不知道布鲁克在说些什么,他只知道自己的头被按进了男人宽厚的胸膛里,然后听到他说:

     “以后不要再让自己受伤了。”

     “想哭的话就哭吧,以后我就是你的家人。”

    于是维斯就哭了,撕心裂肺嚎啕大哭,男人的手在他背上轻拍,又慢慢揉着他的红肿,维斯的脸和脖子都散发着不正常的热气。

     那天在汽车后座上的惩罚多让他难忘啊!虽然之后上的药还是很疼,但他心里终于照进了阳光。

    音响里放起了舒缓的音乐,维斯看了看手表,又翻了翻手机。这款手机已经很旧了,和如今身家过亿的维斯先生相比真是一点也不匹配,但这支手机是布鲁克先生送给他的。维斯总觉得自己被他收养是占了便宜,所以不愿意接受额外的馈赠,他不想听到别人说他是惹祸精、上门讨饭的、寄生虫或是别的什么东西。他只是想要一个家,一个家而已啊。

    但是有一天他和朋友出去玩的时候迷路了,那是朋友吗?也许不是吧。反正被一群人带到山里,然后再一眨眼就只剩下自己了。他没有任何通讯工具,也没带水喝和吃的,只能坐在原地。几个小时后天渐渐的暗下来了,他害怕山里有狼或者熊,又不敢随便走。总之,在他快被饿晕前见到了满脸怒气的布鲁斯先生。布鲁斯先生把他扛回了家,在吃了一顿饱饭后,他又挨了一顿痛揍,天知道布鲁斯先生平时去健身都是为了什么!为了揍他可怜的**吗?维斯趴在床上赌气,不知不觉睡过去了,第二天醒来看到了还是冷着脸的布鲁克先生,和他手中小小的手机。

      他那么珍惜,都不怎么舍得用的手机,现在一直被他带在身上啦!维斯笑了笑,把手机放回口袋。

    “呀,原来您是维斯先生!”

    司机终于认出了这位伟大的商业精英,试图热情地和他攀谈:

    “路上很多广告牌都有您的照片哩!”

    “谢谢您。”

   维斯又笑了笑,多少年前,人们也是这样称赞布鲁克先生的。那时候的自己又脏又小,和英俊的布鲁克先生站在一起是那么不匹配,布鲁克先生那张棱角分明、刀刻斧凿般的俊脸被多少姑娘喜欢,又上了多少广告!只可惜后来的他被对手污蔑,带着一身脏水成了人人喊打的对象。

     车子终于停了,高大的维斯先生下了车,被迎宾小姐带进了养老院,在路上,那位漂亮的小姐一脸不解地问,

    “您这样光鲜亮丽的人物,为什么要去312那个房间呢?据我所知,里面住着的可真是个烂人,活该在这里受一辈子的苦。”

    “您听过高老头的故事吗?”

    小姐摇摇头。

   “好吧,那您知道白阿比福利院吗?”

    “维斯先生,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关联吗?”

   “好吧,那么我告诉你,他不会成为高老头,我也不会让他住在这个比白阿比福利院还恶心的地方。”

     维斯抛下小姐,大步向前走着,当他进门的时候,看到那个双腿残疾的中年男人正裸露着满是伤痕的脊背趴在床上静默,而旁边一个护工手拿着鞭子,一脸恶意的快感。

    维斯感到一阵恶心,他将护工拉起来贯到地上,然后一把抱起这位人人喊打的男人,快速走到服务台签署了保释声明。

     带着男人回到车上,维斯拿来药瓶,却被男人挥手打碎。

     “你还来…你还来干什么!”

    他沙哑着的颤抖的嗓音让维斯也哽咽起来,维斯重重吞了口口水,没有回答,又重新拿了瓶药水。

     玻璃药瓶再次被扔掉,维斯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剥下了男人的裤子,扬起巴掌。

     车里弥漫着皮革的味道、挥发的药水的气味和某种红肿的烫烫的热气,维斯落下最后一掌,然后把已经瘦削了许多的男人搂进了怀里,紧紧地抱着。

     “以后不要再让自己受伤了。”

     “想哭的话就哭吧,我们可是爱人啊,布鲁克。”

      一个滚烫的,带着眼泪咸涩味道的吻,落在男人的眉心。

小赵番外⑤

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

链中链不行,委屈,难过

气流伞气尔吴仪巴寺  qq群 灼华 

呜呜呜这样可以吗  大家能懂吗 私信太多了回不过来呜呜呜

😅

不是我不更😭尝试了各种万分隐晦的写法!还是被屏蔽了!!!!!

不干了啦气哭了T﹏T

真是好样的,都不知道说什么了